体育竞彩app投注

摘要 : 先入之见,是我们对每一个陌生城市的最初认识和最浅感知。无论去过与否,大多数城市对于极大多数人仅仅是一处陌生之地,短暂的驻足或者长久的停留并不会改变过多的固化印象,无论这个印象是来源于一句闲聊、一首古诗 ...

先入之见,是我们对每一个陌生城市的最初认识和最浅感知。无论去过与否,大多数城市对于极大多数人仅仅是一处陌生之地,短暂的驻足或者长久的停留并不会改变过多的固化印象,无论这个印象是来源于一句闲聊、一首古诗、一段故事,一段电影情节、还是一张老照片、甚或是来自无数国内外探险家前往的一座座古城遗址的轶闻……


70年前的汉族家庭


拿着手绢包的女孩


70年前美国摄影师镜头下的新疆黑白老照片,一眼惊艳了时光!

维吾尔族妇女

跳舞的维吾尔族少女

异域的美丽面孔


沙漠、狼烟、长河、落日,风铃、骆驼,胡杨林等景致与内地青山绿水、柳暗花明、莺歌雁舞的景象相比,迥然别有一番天地!边塞之上平旷无边,放眼四顾,天宇苍苍,大地茫茫;塞外旷野荒凉寂寥,了无林木沟壑可观,惟余报警的一道狼烟醒目。荒凉之中略有生气,寥落之中又有蕴含壮美,这就是西北辽阔大地于世人的印象!






摄影/彭学平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诗句极写大漠、长河的平坦空阔,从而描绘出一幅雄奇壮丽的塞外大自然的景色。



说到新疆,我的第一印象不是自治区,而是汉疆唐土;说到新疆人,我的第一印象不是被标签化的少数民族,而是班超郭晰这些汉家英烈...


新疆,一片辽阔美丽之地,自古带着西域的壮阔和灿烂的文明,还有异域民族的艺术情怀,让很多去过那里的人流连忘返。



摄影/彭学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到新疆,对一个探险旅游者来说,有一处地方是充满吸引力的。这个被称为"沙漠中的庞贝"的神秘古城,就是西域古国楼兰。


楼兰在历史上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枢纽,中西方贸易的一个重要中心,唐朝的一个边陲重镇......


然而,不知在什么年代,这个繁荣一时的城镇神秘地消失了。楼兰古国究竟在何方呢?成了人们猜了若干世纪的不解之谜。



楼兰古城遗址


一把铲子,冥冥之中的安排!

直到1900年3月29日,一个戏剧性的情节,导致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古代城址的发现。赫定一行抵达罗布泊北岸后,来到一处看来可打出淡水的地方,决定掘井取水时,发现唯一的铁铲丢失了,随同的一名向导被派回原路去寻找。不料路上狂风大作,漫天的风沙使他饥肠辘辘无法前行。沙暴过后,在他眼前突然出现了高大的泥塔和层叠不断的房屋,一座古城奇迹般地显露出它的面容。向导将这一发现做了汇报。斯文·赫定立刻来到这里。当他亲手从遗址中找出了几件精美的木雕时,他异常兴奋,断定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古城遗址。赫定后来回忆说:"铲子是何等幸运,不然我决不会回到那古城,实现这好像有定数似的重要发现,使亚洲中部的古代史得到不曾预料的新光明!"


楼兰佛寺废墟出土希腊化艺术风格的木雕残片


经过全面的准备,在1901年3月3日,斯文·赫定专程来到这片遗迹,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发掘工作。经过整理分析,他根据出土文书中有楼兰字样,将此遗迹定为楼兰。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样一个冒险家辈出的考古时代,斯文·赫定因为楼兰而赢得了考古史上的一顶桂冠。


在中国考察时的斯文·赫定


探险+考古纷至沓来


在此之前,1895年4月—5月间,斯文·赫定就曾带领队伍从西向东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1899年,他又在瑞典国王及诺贝尔的资助下,在新疆进行了第二次考察探险。1899年12月-1900年2月,从东向西南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这些都为他后来发现楼兰古城埋下了伏笔。


斯文赫定的旅行线路



1900—1901年,英国探险家斯坦因第一次来到这一地区,发现了尼雅遗址、安迪尔遗址,进行了调查和发掘。

1906—1908年斯坦因第二次考古探险期间,除重新对尼雅、安迪尔遗址进行补充调查和发掘外,还在今若羌县城周围、米兰和楼兰地区获得重大考古发现:在若羌绿洲中心发现一处长方形古城遗址:在米兰发现宏伟的吐蕃戍堡和一系列佛教建筑遗址,并且对其中的吐蕃戍堡、一些佛教建筑遗址和烽燧进行了发掘。


斯坦因在米兰的发现


1913—1916年,斯坦因第三次来到鄯善地区,除再次对尼雅遗址进行发掘外,还在若羌县城周围重新调查了上次发现的古城址,并且有许多新的发现。


斯坦因与他的考察队在塔里木盆地


事实上,斯坦因还曾于1930—1931年第四次来到新疆,目的明确是“大规模发掘并搜集新疆、甘肃之古物以充实哈佛大学的博物院”,由于受到当时觉醒的中国知识界和国民政府的坚决阻止,未能全面实施。

不过,他还是通过行贿、要挟和抵赖等手段在于阗、尼雅、安迪尔、若羌等地进行了考察和挖掘,获得百余件古物,包括汉文、佉卢文文书和于阗语写本,其中最重要的是在尼雅遗址获得的汉文和佉卢文文书。


斯坦因发现的佉卢文文件



1905年美国的亨廷顿探险队也对此地进行探险和发掘,此后最有代表性的是日本的大谷光瑞、桔瑞超探险队。日本大谷探险队的桔瑞超于1909年3月首次到达楼兰古城及其附近遗址时,据称在遗址中发现了“李柏文书”。

“李柏文书”是当年任西晋西域长史的李柏给焉耆王的信件,根据李柏文书而发现了“海头”古城,并为研究后期楼兰带走了大量古文物。


海头古城


我国科学家到楼兰考察,开始于1927年。当年随中瑞(典)西北科学考察团来楼兰的著名考古学家黄文弼和地理学家陈宗器,曾先后数次到达罗布泊北岸考察,发掘遗址,出土了70多枚写有明确的西汉纪年的汉文木简,发掘了汉代烽燧遗址,还出土了相当数量的铜器、铁器、漆器、木器和骨、石、陶器,以及丝、麻织品残片。


烽燧遗址


黄文弼就他在罗布泊地区的考古工作,发表了专著《罗布泊尔考古记》,楼兰地区的古代文明在中国学者的手中揭开了新的一页。

1958年,黄文弼在今若羌县城附近考察了且尔乞都克古城、孔路克阿坦遗址和一些可能是佛寺遗址的土台,然后在罗布泊南面地区的米兰遗址进行发掘。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黄文弼赴西北考察时骑着骆驼的肖像


1959年,新疆博物馆在尼雅遗址清理房址10处、墓葬2座,后又与和田地区文管所合作于1980年再次调查尼雅遗址。

中日共同尼雅遗址考察队分别于1988、1991—1997年前后八次对尼雅遗址进行全面勘察与较大规模发掘,获得巨大收获。日本NHK电视台还与中央电视台联合摄制电视片《丝绸之路》。


尼雅遗址


日本人还把1988年称作“楼兰年”,发起了以楼兰探察为中心内容的纪念活动。1985、1989、1996、1998年,新疆博物馆分别四次发掘且末县扎滚鲁克墓地。1989年,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文物普查队在鄯善地区进行全面文物普查,发现和核实了一些新、旧遗址与墓葬,在营盘遗址发掘了9座墓葬。



同年,塔克拉玛干综合科学考察队考古组对米兰遗址、若羌县城周围遗址、且末县部分遗址、安迪尔遗址进行调查。

1994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在且末县托乎拉克勒克乡发现加瓦艾日克墓地,1995年进行抢救性发掘。1995、1998年新疆文物考古所前后两次发掘营盘墓地,出土一批重要文物。



2000年、由从事大气物理、水文、地貌和考古等方面专家组成的中国科学探险协会探险队在塔里木河下游探险期间、在罗布泊地区发现汉晋时期的彩棺墓并重访了贝格曼曾经试掘并报道过的小河墓地(五号)。 2002~ 2004年,新疆考古研究所开始对小河五号墓地进行全面发掘。


小河墓地


在楼兰出土的部分木棺上还有复杂的彩绘纹饰,从一些彩绘纹饰上的朱雀、玄武等图案和木棺的箱式结构上看,此类木棺明显受到了汉文化的影响。

2017年3月29日,中新社记者从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经过2个月的考古挖掘,工作人员在罗布泊地区发现了东汉至魏晋时期的古城,根据古城及周围墓葬遗物、古城建筑风格、古城地理方位等推测,该古城应为楼兰国的都城楼兰城。



考古人员称,古城修筑在一片黄土台地上,由于罗布泊区域常年不停地吹东北风,古城被风蚀得仅剩下部分断断续续的墙体。



扑朔迷离、众说纷纭道楼兰的消失


楼兰,美丽而充满危险,神秘而若隐若现。关于楼兰突然消失的原因众说纷纭。一说消失于强国入侵的战争,一说衰败于干旱、缺水,生态恶化,上游河水被截断后改道,人们不得不离开楼兰。



一说楼兰的消失与罗布泊的南北游移有关。一说楼兰消失是因为经过哈密(伊吾)、吐鲁番的丝绸之路北道开通后,经过楼兰的丝绸之路沙漠古道被废弃,楼兰也随之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一说楼兰被瘟疫疾病毁灭。一场从外地传来的瘟疫,夺去了楼兰城内十之八九居民的生命,侥幸存活的人纷纷逃离楼兰,远避他乡。



盛极一时的西域古国楼兰,关于它的传说,茫茫沙尘之下一个个绚丽繁华的故事,虽已看不清它的情节,但无数人脑海里一定还留存着它的神奇,纵然记忆不复,仍心怀悬念,重现的楼兰不就是人生中寻而不得的小幸运么!



听闻,人的一生会遇到2920万人。有的人只是擦肩而过,如果没有后期留影摄像,甚至不复记忆;有的人因为某种气质或者特别的形象,会在脑海里成为一个符号。比如多年后,你还会记得在菜市场看到的那位豆腐西施,但如果在街上碰到西施本人,你肯定认不出来;但一生中一定会有这么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你对场景和细节乃至对话记忆犹新。无论过去多少年,都是你脑海里永不落幕的小剧场。



寻找“谜”失盛世楼兰


梦回楼兰,去探寻那一场古老的往事,一份深沉的爱恋,一段掩埋的历史,一曲千古绝唱!根据历史改变的剧情,每一个画面,都有一个故事情节,并以剧本做参考,让画面更有文化底蕴。以观念摄影的拍摄手法,引导影友拍摄出更有深度的作品;前期的精心策划,让后期变的更加简单。拒绝平庸,抛弃盲拍,让影友在剧情中体会拍照的快乐和满足。让每一次快门都触动你的心弦。


影你所爱,享你所乐!



残垣断壁下,是旷达的蓝天,缥缈的白云,一目荒旷的沉寂,一目宏阔的悲壮,粗莽零乱的线条,浮躁忧郁的色彩,构成浩瀚、壮美、沉郁、苍凉和富有野性的大写意,一种慑人心魄的大写意。飞鸟伴驼玲起舞!


胡艺沛“梦回楼兰”摄影


伴着远古吹来的风,轻舞飞扬;

带着对往事的呼唤,闻声而起,

将那曾经繁华的盛世楼兰,精彩重现!

日落时分,梦已圆!